穷游网发力线下服务 在线旅游UGC企业加速商业

穷游网 2018-11-08 12:58:52

  分析认为,UGC变现效率慢主要是前几年促进交易业务的动力不高,广告收入又还不错;而这两年开始考虑转型,主要是出境游市场加速发展,用户规模、消费频次提升,UGC坐拥高质量的旅游用户,肯定愿意参与到市场当中。

  国内在线旅游社区平台穷游网日前在上海举行线下大型主题活动,“除了穷游产品展示和互动体验沙龙之外,还有很多穷游的合作伙伴和商家参与。”穷游网总裁及联合创始人蔡景晖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表示,“这是穷游对用户黏度的,对于合作伙伴来说也是能够接触到穷游用户的机会。”

  今年年初拿到众信旅游002707)领投的D轮融资5700万美元后,穷游网方面表示将对大部分产品做战略升级。

  以UGC(用户原创内容)起家的穷游网,目前除了线上的核心内容穷游社区、锦囊,出行工具产品行程助手、电商平台等,已将业务线月,穷游首家海外线下旅游社区Q-Home在清迈设立,2016年8月京都Q-Home开业。

  这一系列业务布局即蔡景晖所阐释的穷游的商业径,“从一开始的信息结构化到工具效率化,直到现在如何铺开服务。我们的定位和商业模式一直都没有变。”

  近年来出境游发展持续升温,利好在线旅业,穷游网、蚂蜂窝等UGC社区型企业及携程、途牛、同程等OTA(在线旅行社)企业快速成长。但同时市场同质化竞争严重,UGC型企业被诟病用户内容商业速度过慢、变现能力弱也不断挑战着企业的发展径。

  “Q-Home是我们一直想做的海外拓展业务,在海外用户多、需求大的地方铺设线下机构,算是在落地资源上发力。D轮众信融资的时候,也谈到他们对于目的地资源,比如酒店这些方面的支持。”

  据蔡景晖介绍,Q-Home主要有三方面功能定位,一是针对中国旅行者的信息中心,可咨询、预定酒店、交通、景点、餐厅、行程安排;二是提供给旅行者一个交流、的地点;三是根据当地文化开设一些课程,“比如在清迈可以学习泰国菜、在京都体验和服。”

  “目前清迈的Q-Home已经实现盈利。”蔡景晖说,穷游“从一开始做信息到工具,再到现在的服务,这条链没有变化。”虽然业界一直质疑UGC链条太长,“是不是直接做效率最高的服务这一项比较好,但我们的基因和当时的市场情况都不允许我们直接做服务。”

  艾瑞咨询统计数据显示,2015年中国旅游攻略社区用户规模达3.6亿人,出境人次达1.2亿。在21世纪经济报道主办的2016亚洲旅游产业年会上,中国旅游研究院产业所所长李仲广表示,1998年预测中国将在2020年成为世界第一大出境旅游国,但实际上在“十五”期间就已达到这一目标。2009年预测2015年旅游收入1.9万亿,实际2015年超过4万亿,“实际的发展大大超乎预测的数值。”从目的地消费方式来看,游客到景区的方式由过去75%靠旅游团组织转变为现在75%靠自驾。

  出境自助游的兴起带动了旅游攻略的发展,国外以LonelyPlanet为代表的旅游指南开创了旅游攻略先河。在互联网时代,在线用户分享旅游经历和信息沟通的需求不断增大,以UGC内容为核心的在线旅游社区也开始崛起。

  国内以蚂蜂窝、穷游及携程等旅游网站攻略频道为代表开始发展,随着智能设备的普及,UGC也经历了从PC端到移动端的渠道过渡。

  “2011年我们判断自助出境游是不可逆的大势,虽然当时中国人出境80%是跟团。”蔡景晖说,“自助旅行过程的信息价值巨大,如果这个趋势成立,那旅行者的消费需求和服务常多样化和个性化的。”

  针对当时的情况,穷游遇到的第一个难题是如何将碎片化的用户分享内容进行结构化。“我们通过大量的数据处理、模型筛选和版主机制等方法,将信息提供给用户。”穷游社区、锦囊是这项业务的代表。

  如何让用户更高效地使用信息工具是第二个难题,“将工具效率化,比如依托穷游积累的数据,不断优化APP端,推出行程助手,有toC和toB的版本。”

  “目前面临是在服务端的难题。”蔡景晖表示,刚开始穷游做电商平台,开发如签证、机票酒店类服务,“通过将用户的需求导流到合理的供应商上来抽取佣金,是比较轻的模式。”之后用户需求不断领先于服务,穷游开始自营品牌,除了布局Q-Home这种重资产模式,以卖旅游周边产品的JNE已经成为一个事业部。

  “每个阶段的主要目标和难题都不一样,现在要做服务,接下来就会把重点布局在目的地资源上。”蔡景晖补充说。

  易观智库高级分析师朱正煜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,“UGC变现效率慢主要是前几年促进交易业务的动力不高,广告收入又还不错;而这两年转型主要是出境游市场加速,用户规模、消费频次提升,UGC坐拥高质量的旅游用户,肯定愿意参与到市场当中。慢只是时势使然。”

  “我不认为线上到线下是UGC的发展趋势,目前UGC转型交易平台成功的案例非常少,可以参考的只有蚂蜂窝、穷游、面包旅行等。对于UGC来说,可以专注线上,可以像穷游做地接社,关键在于如何利用原有的用户资源,线上还是线下没有优劣之分。”朱正煜说。

  据蔡景晖介绍,目前穷游网的营收来源主要是商业产品、周边产品和广告三部分。最大的营收来源于商业产品,“包括导流平台,如行、机票酒店、目的地、门票等相关产品;有合作分佣金的电商平台模式和自营如Q-Home等业务。”

  被业内视为穷游网最大同类竞争对手的蚂蜂窝,从2010年开始公司化运营,到2015年完成C轮融资,亦是通过旅游UGC内容运营沉淀大量活跃用户。蚂蜂窝的模式也是从广告到电商,进而介入旅游交易环节,从特价产品到行服务平台。

  “UGC的特点就是有很多高活性、高忠诚度的用户,积累的点评、游记多,蚂蜂窝和穷游都在围绕这一部分来做交易。”朱正煜认为在发展径上两者同质化较高,都在做行产品,同样瞄准出境游用户,是直接的竞争对手。

  “但也有不同,蚂蜂窝目前主要业务在线上预订,穷游拿到众信融资之后涉足线下地接,正是往众信产业链布局的薄弱点,目的地服务上着力。所以穷游在地接社的用户来源就形成穷游用户、众信用户和线量三个来源。在盈利上,一方面对现有用户的服务落地,扩大盈利产品和服务品类;另一方面线上营销成本越来越高,线下的游客聚集点可以创造更多餐饮、零售等利润点。”

  对于UGC来说,出境游市场热烈带来必然激烈的竞争,一方面如携程、途牛等OTA企业同样参与竞争,“用户再忠诚,也依然会比较不同平台的产品孰优孰劣,要瞄准行用户提供优质服务,这是目前市场的空白点。”朱正煜认为,另外UGC应瞄准主题化市场,“从兴趣、人群属性等等区分做细分市场,对于本身拥有相当规模的用户和数据积累,这是(这类企业)最擅长的。”